来源-  2013-10-16  励志故事

  依稀有一股累积的尿意压迫,我悠悠醒转,睡意仍浓,却发现天已经亮了。当我躺在床上挣扎着要不要起床时,却突然感觉到家里弥漫着一种异常谨慎的气氛。从门外交织穿梭的轻微脚步声中,我察觉到妈妈和阿姨的脚步都比平日轻细而小心。
  
  心里突然一惊,我立刻翻身爬起来,蹑手蹑脚走到纸门旁边,轻轻拉开一条细缝,向另一个房间张望。果然,隔壁卧房的榻榻米上,一床红被面的厚棉被裹着一个耸起的人形,不远处的矮几上,一个木头烟灰缸已经醒目地摆在那里。这一切迹象都说明,在昨天夜里的某个时候,父亲已经回来了。
  
  我应该高兴还是害怕?
  
  也许应该害怕。父亲倒是不曾对我们疾言厉色,他永远只是坐在炭炉旁,带着微笑,默默抽着烟,旁边放着只有他回来才会拿出来的木头烟灰缸,还有一个永远添满水的专用茶杯。但这一段时间,母亲和照顾我们的三阿姨、六阿姨会变得比平常严厉,她们好像都怕父亲生气,一面呵斥我们的顽皮,一面用眼角偷偷瞄着父亲的表情,但父亲永远只是高深莫测地微笑着。
  
  也许我更应该高兴。父亲回来总会带一些糕点或零食给我们,其中最令人兴奋的,是一种从台北丽华饼店买回来的小西点,松软的饼皮是诱人的咖啡色,香甜的内馅则是金黄色的奶酥,约莫半个鸡蛋大小,一口就可以下肚,可是我们都舍不得一口吃下,一小口一小口地品尝着,希望这种甜美的享受能够持久一些。如果父亲带回来的不是丽华的糕饼,也会是别的零食。我特别喜欢一种大红豆裹糖煮成的甘纳豆,它和早上配稀饭湿湿的大红豆不同,它是干爽的,全身沾满白色的糖粉,透出迷人的粉红色。
  
  父亲在遥远的山区煤矿工作。他既是规划开采隧道的工程师,又是管理生产与销售的矿场场长。大部分的时间他要待在山区矿场里,其他时间他又要奔波于政府机关、投资老板以及煤炭买主的酬酢中,几乎每隔40天才能回来一次。但奇怪的是,父亲从来没有在我清醒的时候走进家门,每次总在我入睡以后。我都是在某个早上醒来发现情况有异,才知道他回来了。而我也很少看到他离开家门的样子。在另一个醒来的早上,家里的气氛突然松弛了,仿佛警报解除了,权威的男主人走了,家里又恢复了母亲、阿姨、小孩们平淡的日常生活。
  
  那是40年以前的事了。在那个安静平凡的年代里,相对于街坊邻人,父亲旅行遥远,交游广阔,看到的人和接触的事,常常超乎我们的想象。他在家的时候,来访的客人也显示出这样的不寻常。衣冠楚楚的客人讲着优雅的日语,或者带着各省口音的国语,或者是用词不沾俚俗的古典闽南语。有些话题甚至提及遥远而闻名的人称和某些无法想象的数字。父亲似乎也都能应对自如。他仿佛属于另一个社交社会,和我们的平凡并无交集。
  
  但这些并不是我关心的事,我更期待的是,远方的客人带来远方的礼物,最奇异的客人带来最奇异的礼物。当那些操着奇特口音或语言的客人离去,总会留下一包或一篮等待揭晓的神秘之物。它们有时候是我们土包子台湾人完全不知如何料理的南京板鸭、湖南腊肉、金华火腿、上海年糕等(30年之后,我的知识才足以让我明白,我们当年是如何地糟蹋了这些食材);有时候也是让我们雀跃的日式饼干或西式糕点,它们的味道总是让我们回味不已。
  
  有时候,也有一些令我们大开眼界的珍奇礼物。有一次,一位穿着考究西装的乡绅,带来一个圆形鱼缸和一包彩色的药粉。他亲自示范,把鱼缸装满水,将药粉倾入,药粉在水底立刻聚合膨胀,变成类似珊瑚礁的彩色缤纷的花丛,一节接着一节。我们小孩子围着鱼缸,看得目瞪口呆。客人离去,那盆“珊瑚礁”依旧五彩斑斓,在阳光下泛着彩虹般的光晕。直到几个月后,那些水中假花才逐渐倾颓褪色,盆水浑浊,失去它的神秘美丽。
  
  父亲有时也会带回来当时仍然很稀罕的白脱牛油,金底蓝字的铁盒,打开来是芳香扑鼻的艳黄色纯正牛油;妈妈烤好涂满牛油的面包,那味道是如此神秘、陌生、诱惑难挡。我捧着香喷喷的面包走到楼下,隔壁的小孩闻香而来,伸手说:“分我吃好不好?”我慷慨地撕一大块给他,两个人就站在楼下一起吃,觉得彼此是世界上最要好的朋友。但是有一次,这位最要好的朋友等不及,伸手把整块面包都抢走,一溜烟躲到他家里去。我站在他家门口,望着自己空空的双手,感到遭受背叛的屈辱和愤怒。
  
  父亲有一次带回来奇怪的东西----大黄底色的纸盒印着棕色的美术字样,写着四个大字“南美咖啡”。我打开来,那看起来是一块很大的方糖,把它放入温水中,外面一层白色糖粉溶去,露出另一层棕色的方块,再过一会儿,整杯水都变成诡异的棕色,好像是发烧时妈妈煮给我们喝的药水。但品尝起来,那是带着一种奇特香气的糖水,甜甜的,也有一种苦味。其他小孩都敬而远之,我鼓足勇气,一杯又一杯地尝着,想象自己经过这苦水的试练,应该可以更早晋升为大人吧?父亲不在的时候,日子比较和平安宁,家里小孩太多,妈妈似乎无法弄清楚我们在做些什么。这时候,我偷偷打开父亲书桌的抽屉,翻出他的全套黄铜制图器械。父亲摩挲这些擦得发亮的绘图器具时,常常骄傲地说:“这是德国制的喔。”但精密而细致的德制器具又怎样?我看它们每一件都有尖锐的笔尖,还有各种调节的螺丝,就觉得这些太适合做我的武器。我把它们和积木或其他铁尺、沙包排列起来,就成了两军对峙的阵仗,再找来几个枕头,布置成地形起伏的战场,而德制的各种武器就部署在所有关隘与要塞之中。
  
  我又发现一盒父亲小心翼翼用纸包好的蘸水笔,一样有着尖锐的笔头,我觉得这是再适合不过的飞镖了。我在围棋棋桌上的方格填上数字,拿蘸水笔来射,看能得到几分。父亲回来的夜里,当他在书桌上摊开大张纸绘地图,用到蘸水笔时,我听到他一直发出“咦、咦”的困惑声。不久之后,他起身去寻找另一个新的蘸水笔头,这个时候,我躺在不远处的榻榻米上,佯装熟睡的模样,生怕有人会问起蘸水笔笔尖变钝的缘故。
  
  父亲不在的时候,我接管了他所有的宝贝,并依照我的意志改变他所有工具的用途。但我内心还是渴望他回来的,他每次归来总会带回一些外在世界的线索、消息或实物,那会满足一部分我们对外在世界的想象与渴望。
  
  终于在我不满6岁的某一天,父亲疲倦愧疚地摇醒我,带着我们几个小孩搭乘一列半夜的火车。等到火车抵达,天色已亮。我们离开家乡,搬进另一个农村的新家。从此,父亲每天坐在家中的一张沙发椅上,旁边一杯茶,还是那个木头烟灰缸,他默默抽着烟或看着书。他已经不能再带给我们父亲回家的期盼和雀跃,因为他已经病重,不再离开家了。

  
15bang智慧行囊以完善的产品体系向客户和个人用户提供最全面的网络服务平台
本站部分信息来源于会员提供或者互联网收集,如果您认为该信息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包括但不限于内容、版权、原创的侵犯),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核实后做相应的处理。

上一篇:深耕 下一篇:这就是父亲

发表评论